Muszo

全都是瞎磕

[亚梅科布] 献给保洁圈的文之汇总。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大家好这里郭郭。


感觉自己要暂时封笔了,所以抛下所有文的连接希望大家不要忘记我(哈哈哈




【AM】


(一)翻译


· [授翻]当巫师俘虏了王子 (全文22章 HE)    ☞here


  原文地址          ☞here




(二)原创


1.长篇


· 说,我是谁(全文47章)     ☞here


  ——现代AU  HE




2.中篇


· Mutual Curse(全文10章+番外)    ☞here


 ——正剧向 BE+HE




3. 短篇 (糖)


· Tribute of You(饥饿游戏AU 此篇BE)     ☞here




· 嫁你,并非我本愿(上/下)    ☞here




· 我本来只是打酱油的(大学AU)    ☞here 




· 千年后的你说爱我(穿越)    ☞here




· 听见你的声音(NC17)     ☞here  (微博)




· 可恶的新娘      ☞here




· 失恋三十三天     ☞here




· Merlin Christmas(AU)      ☞here




· 亚瑟你是不是瞎(AU)     ☞here




· 想死?你还嫩(AU)       ☞here




· 亚梅图书馆脑洞(大学AU)     ☞here




· 先斩后奏(AU)     ☞here




· 水管工的魔法(NC17)     ☞here




【BC】


· Flashlight     ☞here





【盲go】占有欲(中)

哇,最近盲go多了好多粮食(雀跃
真的不可逆的!
基本基于第一季背景,带有一点第二季情节。

盲侠微黑化

Emmm……还是就当一个原创吧?
——————————————————
占有欲(中)

我的小金毛最近没有工作,睡到很晚才起。
照常直接打开他的房门,蹲在床边轻抚他的侧脸,看似无意实的擦过嘴角时,摸到了湿润的液体。
我稍带些力度地捏住他的双颊,可以想象到鼓起来的可爱样子。
"醒来啊,口水都粘在我手上了。"

小狗平时有起床气,抱着顺顺毛就好。
我只要自然的把手张开,就能借着得天独厚的体型差,让他直接被包围在我怀里。刚刚好,不差一丝一毫的契合。
有时他会撒娇,顺势张开双腿就夹住我的腰间,让我抱着他走去洗漱。
为了不掉下去,他会用力地依附住我,我的掌心紧锢着他的尾椎,张开的指尖贴合他的臀部,承受他全身的重量。
嘴上吐槽,却每分每秒享受的不得了。
我就喜欢这没手没脚又离不开我的样子。

但是今天不知道闹什么脾气,他竟然把我的手扒拉开。
"我不用你抱啦,我自己可以好好起床。"
心下不爽,一大早突然闹什么独立。
"你先把你的口水擦干净再跟我说这些。"
他不服气的呜咽了一声,我呼噜了一下他乱七八糟的头发。

不对劲。

平日我带他开工,我坐在沙发中间,他就坐在一旁的扶手上。
我思考停滞时会习惯性的把手放在他的大腿,食指和中指在腿上来回敲打。
他却突然弹开,嘟哝着"太费劲啦,你和癫姐再帮别人想想,我去附近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我轻皱眉头,心里很烦。
抓着他的手,"你要去哪儿?"
"就房子这几层转转,喂,你抓的太用力了,我疼。"
我没有松手,并且知道自己面目也不善。

"让Gogo找找也好啊盲侠,你是不是看他看太紧?"
癫姐语气无奈,她最近总是指责我每次工作都要带着一个小尾巴。
我以他再不上班就交不了房租来打马虎眼。

手居然又被甩开了。
他为什么不跟着我。

"Gogo,你知不知道自己很不听话?"
被我抓住的手轻微地抖动了一下,气氛有些僵硬。
"马上就问完了,再和你一起去。"
他小声叹了口气又重新坐了下来。
没错,这样才乖。

小狗平时很喜欢和我顶嘴胡闹,我只觉可爱。
但是他不能在重大的事情上忤逆我,不能想离开我。
关于我父亲安乐死的问题,我们起了争执,别人不懂我没有关系,你不行。
我把冰桶里的水浇在他头上,用手捂住他的嘴唇以要濒临窒息的程度。
那一刻他剧烈的心跳,粗重湿热的喘息,求生的本能。
都只属于我。
小小的教训以后,我看他果然收了些性子,像小兽被驯化,可怜乖巧。

我曾帮助两位当事人脱离斯德哥尔摩症。
反过来,我也十分了解怎样利用它。

"你是瞎子,我却能看透你的眼睛。"
我想起很久以前王官曾经对我说的话,当时,她顺便扯下了我正在听MD的半边耳机。
"用回忆麻痹自己无端生起的情感,自作聪明以为是好方法。"

"其实你的眼里只有Gogo而已。"

我和Never总是最为默契。
她也和我一起发现,文申侠的内心才不会有精神上就能满足,爱一个人有时要选择放手的观念。


放开了,就不是必要。

进入了,就别想逃开。


习惯成偏执。

就像MD机需要天天听,灯的开关需要反复按。


我的小狗打破了防线。

习惯让我想象不到没有他的日子。


那就一直在我身边,完完全全属于我。



【盲go】占有欲(上)

我心中的他们的样子。
——————————————————————
占有欲(上)

睡着了。
盲侠熟知同居者的每一个呼吸频率,每一个细微喘息所代表的不同状态。
在延绵无决的黑暗里,五感之于视觉外的所有都异常灵敏——再加上盲侠平静淡薄的表情下,掩藏着的对同居者的独一无二的关注。
看不见,却知道的最清楚。

盲侠熟稔的蹲在沙发边,有近距离的迎面而来的热气,断断续续的从鼻尖溜走。
已经做过太多次。
起初是慢慢伸出手,轻轻触碰到额头,再一点一点的往下。眉毛,睫毛,闭着的眼,鼻子,脸颊,嘴唇,缓慢而极其轻微的碰触。

三五次后,发现他的同居者一旦入眠便会睡得沉,便开始用宽大的手掌整个覆盖住半边脸,摩挲,像对待珍贵的画。
其实盲侠对于这个没有色彩的世界,已经并无太大好奇和激情。
毕竟人人都说,他想要划清与其余人的界限,就像铁壁。如果了解太多,甚至占有——
那就是错误,是惹祸上身。

盲侠把自己的外套盖在熟睡的人身上,知道他半个小时后就会迷迷糊糊的醒来。
沿着固定的路线回到房间,坐到书桌前,最下格抽屉有锁,第一格有钥匙。
打开,是素描本。
拿起笔,额头高,眉毛浓,睫毛细密,鼻子挺俏,有脸颊肉,嘴唇很厚。
这一页前有十几页。
今天会画的更像。
可惜别人说过他笑起来有酒窝,我却没有真正触碰过。
下一次,会更接近。

锁上抽屉,报时十一点半,躺上床,比一直以来的生活习惯推迟五分钟入眠。
因为同居者会在门外说,晚安,我去睡啦,谢谢你的外套咯。
我会微笑,却不会回答。

我的同居者,他叫做gogo,像我小时候在孤儿院偷偷喂食的小金毛犬。
他是个侦探,却不靠谱,情绪化,总是闯祸,东西会弄的一团糟,错了就赖皮,喜欢撒娇,像个没长大的小孩。
一不如我的助手可靠,二不如我的法官朋友聪明。
你看看他,他为什么总是让我放心不下。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控制不住去关注他。
我是盲人,所以没有人会发现我对他的,一直在进行的独特观察。
高兴,生气,郁闷,吃瘪。
我全部都能知道。
我很满意。

残疾让我特殊,无论是被歧视,还是被过度的关爱。
而我从来只想追求平等,证明我和普通人没有不一样。
好与坏的特殊都让我的自尊心受伤。
我的性格很古怪,很敏感,不好,好像还有点大男子主义。

我的同居者和所有人都不同。
第一次见面开始,他明确我是盲人以后,心跳就没有任何异动,他自然的和我交流,相处,居然是最舒服的方式。
他的帮助,他的嘴贫,从来都很平常。

他总是给自己制造大大小小的麻烦,太过冲动。
我一个瞎子,习惯了自己给别人带来的麻烦,第一次遇到这样理所应当给我麻烦的人。
我会说教他,他不服气,但最后都很听我的话。
我享受这样照顾他,再被他信服,依赖,需要的感觉。

很美妙。

我思考自己,原来需要的并不是互补和完美的另一半。

我其实热爱惹祸上身。


闭上眼,脑子里继续描摹更清晰的影像。
很久没有懊恼了,最近却总是懊恼看不见我的同居者。
如果看得见他,就知道他嘚瑟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被反驳到羞赧的时候脸会不会微微红起来。
笑起来是不是像太阳一样温暖,像黑夜过渡到白天的第一束光。

我,想要了解。
甚至占有。